第五章初露锋芒

身高的问题,让她跳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抓下一只树枝,加上怀着孩子不敢跳得太高。

“给你!”如天外来客,画外之音,木侍卫脚一蹬,飞出半尺高,迅速的摘下几支树枝,递给她。

果然是自己想的那样,看着狭长的树叶,姬青悠像是掉进米缸的老鼠,偷偷乐了。

嘿!居然在这个靠近北方的地方见到这种东西,四处一瞅,又有些了然,四面环山这个地方难怪可以生长这种热带的植物。

橄榄,呵呵……等到下半年的时候我就可以榨橄榄油了,连橄榄核都可以大赚一笔,更别说橄榄的一系列衍生商品,想到美好的前景,姬青悠再也抑制不住大笑出声。

四目望去,原来橄榄树还很多。

不对!

刚刚她好像听到一个男声,扭头呆呆的望着木侍卫:“原来你会说话啊!”

“看来你是真的失忆了!”木侍卫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了。

为毛刚刚那一眼有种幽怨的感觉呢?姬青悠激灵的打了个寒颤,这原身到底和这个木侍卫什么关系?

不会是那种关系吧!她眨眨眼睛。

姬青悠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吓坏了,这是神马烂摊子啊!

记得吴老头说过皇帝老子是没有儿子的,说不定,姬青悠咽了咽唾沫,打住!你不可以往下想了!

这样是不道德的,她对自己这么说,但是脑海里始终晃荡着“不孕不育”四个大字。

可是肚子里这块肉是谁的?

姬青悠低头看看自己没有多么明显的肚子,觉得现在随便出现个男人都可能是自己儿子的爹。

一个狗血却跌宕起伏的故事在她的脑海里闪现:

原主年少进宫,不得皇帝喜欢,宫中生存不易,终于下定决心往上爬,于是想出了一出偷龙换凤的戏码,和侍卫好上了,暗度陈仓,珠胎暗结。

没想到一山比一山高,她的所有行动都被别的妃子看在眼里,却引而不发,就等着一朝分娩,不知道怎么的阴谋败露,和侍卫准备远走他方,隐姓埋名的过一生!

然后,计划赶不上变化,女主一口气没上来,嗝儿屁了!

我收了这个烂摊子……

哎呀妈呀!这种天杀的故事居然出现在我的身上,一想到要接替这个烂摊子就全身酥了。

玛德,一个人力量再大还能打得过一个国家?虽然如今的皇室是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可是也不是如今的她们可以比得上的啊!

任重而道远啊!

姬青悠觉得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是努力积攒实力,顺便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及时行乐才是王道,其余的都是浮云!

空手而来,满载而归。

几人因为底子过硬,猎得很多野物,不必说那些野鸡野兔的小物,就是大型的野牛羚羊也遇见了几只,要不是想着留点儿种非将他们一锅端了不可。

姬青悠一手提溜了一只大公鸡,脖子一边还挂了一只被锁好的兔子,领着几个肩挑背扛的下山,脑袋上再插上几根野鸡毛就是古代版非洲酋长了。

自然,她们下山又引得朴阳村的人看热闹。

“哇!这么多猎物,大兄弟你打猎的本事真俊!”羡慕的。

“好些肉啊!不知道要吃多久。”感慨的。

“要是可以分一些给我们就好了!”觊觎的。

“她们打我们山上的东西,合该分些给我们。”理所当然的。

村长拨开人群看着那么多的猎物,也被震撼到了,很快小小的眼睛闪过一丝算计,是姬青悠不知道的。

站在人群中,看着众生百像,她越来越冷静,这就是站在高处的感觉么?

俯瞰众生的同时,最重要的还是知人善用,调度好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们达到一个平衡。

想到这些,姬青悠眼神一沉,朗声道:“诸位的生活均不易,初到贵宝地,借用朴阳村的野物送个人情,就当是和诸位做个见面礼了!”

这话一出,众人态度不一,有些表示汗颜,推脱,有些则一脸算你识相的表情,让姬青悠脸上的表情差点儿维持不住,呸了她几口浓痰。

还有这种人!

给你点儿阳光就灿烂,不知道以后知道因为这点儿东西失去了发家致富的机会,这些人是不是还会这么得意!姬青悠心中小人乱跳。

眼睛闪了闪将所有人的动向一一记在心里,同时给竹卫和竹梅甩了个眼神,示意她们稍安勿躁。

“既然如此,那就村长代替我们青家分配这野牛和羚羊吧!”说着示意竹卫将羚羊和野牛留下,准备走人。

世界总有些野心不足欲壑难填的人,姬青悠等人因为猎得多,除了留下的东西,还有一只半大的野牛和奄奄一息的羚羊准备带回家养的。

“村长,我们这么多人,才留下这么点儿肉,他们才几个人啊居然就吃一只牛和一只羊,她们这点儿人吃点儿野鸡野兔的小猎物就够了,哪里还需要这么多的东西!”

剩下的人,各怀心事,没有出言反对。

村长站在人群中,扭头瞪了那人一眼,却未出言制止。

“看来诸位是没有弄清楚情况啊?”姬青悠连带笑意看着挡住去路的人,可是笑意却不达眼底,眼睛却渐渐的眯起,像是瞄准目标一击必中的狙击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血溅百步。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