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猜测证实

“主子有什么要吩咐的吗?”看来竹卫的试探出问题了,这位根本没有失忆。

瞬间吴老头就已经想明白了,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脸上丝毫不露。

既然躲不过那就直面暴风雨吧,他的眼里有着历经沧桑的复杂,劝诫道:“您不用挣扎了,您这点儿心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真的不够看的。”

“哦?那就是说你真的知道我的身份?”姬青悠咚的一声跳下床,慢慢的靠近吴御医,直到他承受不住空气里的威压,“还是给本姑娘把脉吧!”

看来这个身体的身份不简单,古代势力滔天能打得过皇家么?

眼睛闪了一下,将手乖乖地伸到他的面前,白嫩嫩的手直直的出现在他的眼底,要多乖巧有多乖巧,却瞬间让吴老头恨不得眼瞎!

幸亏老夫已经年过花甲,不然还不被这白花花的肌肤晃花了眼啊!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小命儿危矣。

将手搭在她的腕间,吴老头凝神静气的感受着脉息,突然大惊失色,迅速的丢开又将手掌心在长袍下揩了揩,将汗渍擦干才又把了一脉,发现没有号错脉,抬头一看就发现她笑嘻嘻的咧着八颗白莹莹的牙齿,要多惹人恨有多惹人恨。

“主子!”惊呼一声,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表现得太过激动,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

这种事在宫廷的中打滚几十年的太医都或多或少做过,所谓虚虚实实才是骗人的最好方法。

小心的看了一眼外面,见没有引起门外之人注意,深吸一口气才小声的道:“主子早就知道了?”

“嗯哼!”姬青悠一跃,一屁股坐到竹桌上,既然已经让你发现我扮猪吃老虎,老娘还隐瞒什么!总得拉几个人下水才好生存啊!

“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你说该怎么做呢?”姬青悠眼里有着明显的威胁,与生俱来的气势压得吴老头动弹不得,此时他才感觉刚刚的玩闹不过是逗他玩玩罢了。

“要不要杀人灭口呢!”她苦恼的皱起了眉头。

转眼偷瞄了一番外面,吴老头擦了擦冷汗,才小声的问道:“主子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

眼睛一转,心领神会的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向后一撑半仰在桌上,“没什么不舒服的,吃得下睡得着,就是偶尔头疼,不知道吴大夫有没有好药?”

说到“好药”时,姬青悠的眼睛一瞬不错的盯着他看,让他在目光的威压下无所遁形,不可违逆。

吴老头眸光一闪,心咯噔一下,想到透露点给三公主,也没有违逆那位的意思。这样一想,吴御医又理直气壮的用手指指着天,示意她的身份与天家有关。

而早就有一定心理准备的姬青悠脸上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心中却砰砰的极速跳动起来,想着果然如预料的那般。

“这几天头有点儿疼,不知道是不是有事!”来了,您可不要辜负老娘给你铺了这么久的路啊!姬青悠眼睛微眯,希望他将失忆的话接下去,那样以后不管怎样表现都不算是出格了。

“主子的头在掉落山崖的时候撞到了,所以疼痛是正常的!”果不其然吴老头顺势的接了下去,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说出这句话,压在他身上的威压小了许多。

看着姬青悠眯缝着的眼睛,知道自己刚刚赌对了,说中了她要他说的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啊!别的倒是无所谓,就是很多东西想不起来了。”姬青悠有些苦恼的抱着脑袋。

“主子不用担心,这记忆的事情强求不得,说不定哪天自己就想起来了呢!”

吴老头苦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用医术来撒谎,只是这关系着整个家族所有人的命运,由不得他不小心。

至于这想不想得起,什么时候想起,就全在于您自己怎样安排了,反正也没人管得了你。

姬青悠心领神会的给吴御医抛了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本姑娘对于医术挺有兴趣的,你帮我找一些孤本来打发时间。”

与此同时,姬青悠悄无声息的将才发现的银票和庄子的地契给他,“这些你拿着。”

吴御医急忙的推拒,不敢收下,只要能够平安躲过这劫就已经阿弥陀佛了哪里还敢收姑奶奶你的贿赂啊。

“给我将庄子过到一个叫秦悠的人名下,顺便将这周围能买的土地都买下来,不拘什么荒土、山林、滩涂。”姬青悠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也不点穿他刚刚想错的心思。

看着他将东西收好,姬青悠才缓缓的道:“给我讲讲这个国家的轶事吧!”

人老成精的吴老头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一抽,什么这个国家的轶事,你不就是想要知道皇家的事情嘛!

搞得像底下特工接头一般,还来暗号,以为她装失忆的吴御医,眼睛一闪,娓娓道来:

“当今天下有三个大国,一个是乾元国也就是我们生长的这个国度;一个是以草原牧民为主的金月国,还有一个是女尊国家——灵风国,剩下的小国都是依附着三个大国生存。三国之间时有摩擦,不过都造不成大的麻烦,摄政王爷武能平定天下,文可以安邦定国,可谓是……”

“行了!行了!你还是说说皇室的事情吧!”他正准备给她普及一下摄政王爷的丰功伟绩,却被姬青悠三言两语打断,呐呐的失去了演讲的兴趣。

让你说皇室的事情,你去说一个准备篡权的男人,不是惹人生气嘛!你个吴老头怎么不想想你是哪个阵营的,又拿着谁家的银子,怎么尽说人家的好话,涨他人志气啊!

砸吧了一下嘴巴,吴老头才冷静的程式化叙述道:“当今皇上早年还算个合格的君王,到晚年沉迷美色,加上没有接班人,社稷危矣!”

“碰!”姬青悠忽然一巴掌拍到桌面上,吓得吴老头一愣一愣的,不敢吱声,难道是说皇室的坏话,被这位主子记恨了?

她沉思稍许才发现吓得呆愣的他,无力的挥挥手,“你走吧!别忘了本姑娘交代的事情。”

言外之意别忘了帮本姑娘买地,办户籍的事情,于外人听来就是让他别忘了收集医书。

仅仅醒来一天,姬青悠觉得身累心更累,幸好这还是在宫外,要是在宫里还不知道要应付多少人多少事,早生华发了吧!

古代的妃子也不是什么轻松职业!

想起吴老头的话,姬青悠又是一阵头疼,老皇帝一心造人,沉迷女色,没想到王权旁落。

呜呼!我就是那只还没成熟就被老牛啃了的嫩白菜,好不容易结出了个青涩果子,还被权倾朝野摄政王或者阴谋诡计的后妃挤兑出宫。

高投资,高回报!

这算是一切心血都白白浪费了!

姬青悠觉得她真是倒霉到家了,好不容易穿越做个妃子,结果还是逃出宫随时可能被人咔擦的过气妃子,说不定人家老皇帝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女人给他十月怀胎生孩子。

就算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是一个麻烦精,难道等他长大之后又来一个反谋朝篡位?

姬青悠只觉得浑身都不好了!

难道这一生都在谋朝篡位中渡此余生?

穿越定律不可信,还是脚踏实地做个富家翁的好,姬青悠一握拳,“加油!”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