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斗转星移

姬青悠是被风刮醒的,悠悠的睁开眼眸,就被自己所处的地方吓尿了。

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么?我怎么会到这样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悲惨境地!

上不着天,下不挨地;前无去路,后有石壁。

她无语凝噎,来不及多想,受伤的手本能的挣扎得更加剧烈,撕裂的树枝不堪重负撕拉一声终于在她的自我作死的进程下完全脱离了母体,极速向下掉落。

“啊!”姬青悠尖叫一声闭上了双眼等死,我的花样年华,我的青春年少,我宝贵的生命……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在簌簌落下的滚石声中。

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恍惚中感觉到有人救了她,于是放心的昏过去了。

再次醒来,已是两天两夜之后了。

“饿!饿死老娘了!”姬青悠只觉得饿得她头昏眼花,全身无力。

如果现在谁可以给她端上一碗粥,她一定要感谢她,感谢她十八辈儿祖宗,终于她一激灵的从床上滚了下来。

“哎呀!我的妈~”呀字还没有说出来,姬青悠半开半合的眼眸就傻眼了。

“这是哪里啊?妈妈咪!”姬青悠一轱辘从地上坐起,环顾四方,只见自己正在一间古风古意的竹屋里。

竹子编织的墙壁,竹子编织的屋顶,竹子的椅子,连喝水的茶杯都是竹子制作的。

碎了一口唾沫,她艰难的咽了咽才如置梦中的掐了一下自己,“哎呀,疼啊!”姬青悠惊声尖叫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的啊?

记得昨晚我抱怨了城市里空气不好,药材品质不好,提取的药液也因此几次失败,回家时有感而发就将那首《我要去西藏》的歌改成了《我要回农村》,然后……

“我要回农村,一望无际的碧草绵延无垠;四周环绕着高山峻林,各种水果吃用不尽。……”

乐极生悲,然后……

不知道谁没道德的将窖井盖掀了,眼高于顶,走路望天的我非常光荣的掉了进去。

不对!

记得我是在山崖上做风干肉来着的!

树枝断了,我连风干肉都做不成,眼看就要成一堆碎肉被做成酱肉了,隐约中似乎有人拉了我一把。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将我救回来的?她的眼中有瞬间的疑惑。

也不对!

这些都不是关键的问题,关键的是我这是在哪里?又怎么会成了这副尊荣。

百思不其解的姬青悠突然想起了小说中“穿越”的情节,这两个大字一出现在她的脑海,就再也赶不出来了。

等等……穿越必背是什么来着?我想想,“嘶!”姬青悠一拍脑袋,模模糊糊的想到三两条:

一、照镜子,确定自己的年龄。

二、装失忆,免得被人看穿。

三、找银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想过得潇洒,还是需要钱开路的。

第一点忽略不计,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罢了,第二点此时没人,装给谁看?

也就是说?

心随所动,姬青悠几下翻箱倒柜,很快的在包袱里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三千两银子,还有首饰若干,最让她心动的还是两个庄子的地契。

哈哈……做梦都要笑醒,可以做地主婆,种种药材,研究研究中医,闲时打打猎,忙时逗逗鸡鸭的农村悠闲生活了!

想到这些,姬青悠的嘴角有晶莹的液体渐渐的发酵流淌,直到门外传来脚步声才被惊醒,匆忙的收敛起财产,一轱辘的钻到被窝里,准备演一出大戏。

“我好像听见有声音啊?”怎么主子还没醒来呢?竹梅看看床上拱起了的一坨自言自语,“我记得这个包袱没有打开啊?难道是我记错了!”

姬青悠“哎呀,哎呦”的出声,打断她收拾屋子的动作。

“主子醒了!奴婢这就给您端小米粥去。”竹梅的眼睛瞬间被惊喜点亮,三步并做两步的往外走去。

“诶~”姬青悠无力的挥着小手绢泪眼濛濛的看着她无视自己走了出去。

说好的演戏呢?

怎么不按套路来呢!

姬青悠无语望天,怎么人家穿越遇上的侍女就贴心,还聪明的将她想说的话顺利的说出来。

怎么到了我这儿就不一样呢!

她撕咬着手绢,决定画个圈圈诅咒老天爷,让她遇见这么没有眼色的丫鬟。

随着一叠叠精致的点心从竹梅纤长的手指端出时,姬青悠早忘了刚刚对人家的诅咒。

肚子适时地响起咕咕的叫声,惹来竹梅善意一笑。

尼玛,老娘饿得吞清口水,你们端着一叠叠美食不给我吃,这是赤裸裸的荼毒迫害!

姬青悠又是一阵眼神的凌迟着她,惹得竹梅小心肝儿乱颤。

正在她心中大骂婢女太狠心的时候,竹卫已经跪在榻前,温柔的将她扶起,还体贴的在她的背后塞了一个枕头,“主子这么久没有用膳,要先用些小米粥保护胃才可以用点心,否则对身体不好。”

说着温柔的用勺子舀起小半勺吹吹才喂进姬青悠的嘴里,看着她这番作态,姬青悠只觉得全身上下都不好了,身在红旗下,还没受过这般贴心的照顾,简直将人性变态的心理满足得不要不要的!

还跪?

我怕我消化不良!

看着远处盛放稀饭的炖锅,如狼似虎的眼眸熠熠生辉,像见到美人的色中饿狼。

饥饿带来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见姬青悠一把抢过她端着的白瓷碗,三两口的将粥倒进胃里。

“再来一碗!”姬青悠觉得这么霸气的话,要是能掀裙半踏在凳子上就更加的魅力十足了,而现在有气无力的声音根本不能将这句话的魔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嘛!

显然她太过爷们儿的动作将这个弱女子吓坏了,眼里闪过一丝疑窦。

不过作为好侍女,还是乖乖的准备再乘上了一晚小米粥。

“这碗也太小了吧!你这是喂猫啊!”姬青悠看着手中如同手工艺品的碗显得不耐烦了,“赶紧的,将锅和勺子一起给我!”

眼看着姬青悠要冲下床,豪放的亲自去端那口不算大的炖锅,抓那个不算小的锅勺,竹梅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惊吓,急忙的上前阻止。

“主子,……您这是怎么了?”竹梅一句话将姬青悠所有动作吓呆。

“你……你叫我什么?”

千万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样啊?姬青悠激动万分。

首页/ 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